喜界島-受け入れ家庭様々

最後一天在機場準備登機時,看著大家熱淚滿眶的跟寄宿家庭道別,我忍不住的想,或許大家都為自己被分配到一個好家庭而感到慶幸吧。除了傳說中,因為受不了寄宿家庭的爸爸每晚喝酒,而在三天後吵著想要退出的傢伙…..

這個活動所有參加的家庭都是以義工性質來幫忙的,我們所付的錢也只是來回的交通費罷了。既然有著肯接受留學生的前提在,我相信各個家庭也應該都是親切善良的。

但就在我眼裡,這些家庭也分為兩種,一種是經驗老道的老鳥,活動參加了十幾二十年,接受過無數的留學生,一開口那下巴就抬的高高的,驕傲的不得了,顯然為自己踏出國際化的一小步而沾沾自喜。另一種或許經驗比較少,或者想法較單純,那種純粹接受留學生的心,還是令人比較開心。

這次由鹿兒島前往喜界島的,只有我和另一位泰國女生,那位泰國女生的家庭便是參加了二十年的老鳥,半夜四點在碼頭拉著寫著『YOU ARE HERE WITH US』布條,熱情的讓人手足無措。相對的我的家庭卻顯得有點羞怯,她們和我一樣是第一次,或許心裡也有著一樣的不安。但在結束後,我卻很慶幸自己被分配到這個家庭,無論是家裡的人或是工廠的員工,大家都顯得很單純開心,每天笑著上班,笑著下班。雖然另一個家庭的經驗老道,一開始在某方面會令人感到安心,但那爸爸開口閉口都是內容空洞的驕傲,令我感到無比的不自在。

由於這次回來前幾天遇到三連休,我便提早回到鹿兒島,在另外一個家庭寄宿。那個家庭不但是參加了十年的老鳥,還是活動的幹部。家裡有個剛出生三個月的小孫子,大家疼愛的不得了,只要媳婦帶著孫子回家,全家人的視線就跟著小孫子團團轉。小孩子很可愛,我也很喜歡她,只是相對的,我在這個家庭就像旅人一樣,晚上累了就在房間自己看電視,只有晚餐時間稍微交談。

第二個家庭的爸爸,只對我的電子字典有興趣,有空就要我拿出電子字典借他。最後一天他在上班前寫了一張便條給我,要我查一位鹿兒島出生的名人,說那個人在明治維新時代是有貢獻的偉人,還要我查那位名人的兒子,說他在以前對台灣治水有功。我查了查,那位名人的兒子字典上沒有登錄就算了,名人的弟弟還曾經派兵攻打台灣。這一搭,是要搭起鹿兒島和台灣友誼的橋樑,還是搭起梁子呢。(汗)

話說回來,第一個家庭的媽媽,在這段期間裡,真的把我當自己女兒一樣的照顧,讓我覺得又接受了一次回報不了的恩惠。在最後要上船離別時,天很黑,可是我看的出來她眼眶泛紅。我的思緒一度感到有點混亂,悲哀和喜悅交雜著,直到那位泰國女生的寄宿家庭的爸爸,交給了我們一條線,線的另一端,在船下由寄宿家庭的成員握著。他要我們高喊著萬歲,這一喊,把我拉回了現實。天生討厭這種形式化的偏激想法又在骨子開始作祟,那時著我,滿腦子只期待趕快開船結束這一切。

c0006639_20505558.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03-25 20:52 | 趴趴走
<< 喜界島事情 その二 喜界島事情 その一 >>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