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界島-日本家庭


寄宿的這兩星期,讓我深深的體會到,日本男人的【亭主関白】 。

或許不是每個家庭都一樣,也不是每個日本男人都一樣。但在我所寄宿的家庭,媽媽永遠是最早起,最晚睡的人。媽媽並不是家庭主婦,夫婦倆人共經營一個工廠,不光光是工廠裡的大小事,每到甘蔗採收的日子,一樣揮汗在田裡辛苦工作。回到家爸爸先去洗澡解除一身的疲勞,媽媽卻又開始在廚房忙東忙西。到超市買食材,到田裡摘蔬果,忙的一身汗還得幫洗完澡出來的爸爸倒茶。

日本的男人,是不碰廚房事的。

即使水槽裡還有菜要洗,鍋子裡的水也在滾,日本的男人也只會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轉遙控器。雖然看到連排個碗盤都不幫忙的爸爸,心裡實在不平衡,但這兩星期的相處下來,我也發現對於媽媽來說,那是她的工作。寄宿的期間,媽媽並不願意讓我做廚房的工作,頂多也是洗菜或排碗盤等簡單的工作。看到連洗碗都沒時間的媽媽時,有時候便會幫忙洗碗,媽媽會很開心的跟我說謝謝,但就我的感覺裡,『我』可以幫忙洗碗,但『爸爸』不可以。或許並不是全部的日本人都一樣,但對於寄宿家庭的媽媽來說,那就像是她的一個重心似的,是她的責任,她的工作。

其實我第一次踏入寄宿家庭時,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家裡有點髒。家裡到處都是灰塵和沙,洗臉槽也積了很多的垢,媽媽沒時間打掃,爸爸也絕不會打掃,就變成了有點髒亂的家。兩夫婦也不太在意,我只能告訴自己,人心寬闊,做事也不拘小節的,包括打掃家裡(笑)。

爸爸唯一會做的家事就是晾衣服,有時候媽媽正在忙,看到正要把衣服拿去晾的爸爸,還會大聲的說,等下我再去晾,要爸爸別做這些家事。即使是大家聚在一起聚餐,最後也是媽媽們一邊在廚房裡忙著收拾,一邊還不忘把飯後的下酒菜端出去。

日本男人,添飯不自己添,喝茶也不自己倒。

或許日本男人的這種習性,是因為從小耳濡目染的原故,爸爸也不只一次跟我闡述,男人就是專心在外打拼,家裡的小事和和鄰居打交道是女人的事情。在我的眼裡,媽媽重禮數人面廣,說到做生意打交道,可能不遜於爸爸。

但在我回來後,和一些朋友聊起這方面的話題,我才漸漸的發現,這只是根本上文化不同造成的想法差異,真要和日本人聊起這話題,或許只會以平行線結尾。

在第二個家庭住宿時,我又看到了怎樣叫做標準的日本媳婦,但在寫下去感覺會變成綿延不絕拖拖拉拉,這話題就到此為止,有機會再『續』。

c0006639_121862.jpg

        日本的すき焼き,放進鍋裡的菜,都有他的位置,不可以混在一起喲!
[PR]
by chungichin | 2005-03-30 11:41 | 趴趴走
<< 出発。Ⅱ 喜界島事情 その二 >>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