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け犬の遠吼え


看到白豆花小姐的文章後,不禁的想寫下一點感想。

這部戲在播之前就在廣告時間強力推薦了好一段時間,可惜看了前十幾分鐘就興致闌珊的轉台,那時久本雅美正於朋友的婚禮上巧遇以前的好友,好友已結婚生子,看起來過的幸福美滿。
在最後十分鐘時我又打開了電視,好友的小孩遇到彆扭的成長期和媽媽反抗,老公的手機裡又傳來了不明女人的簡訊。久本雅美在酒吧裡看到正在喝悶酒的好友,當時她正在趴在吧台上哇哇大叫的說:『都沒有人肯聽我說話,我覺得我不被任何人需要!』
中間是否有曲折離奇我不太清楚,但是結尾時兩個人開心的協議要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很陳腔濫調,但又讓你覺得不得不這樣妥協的收尾。

我沒印象小時後玩過新娘遊戲,但玩過辦家家酒,家庭主婦卻是我最排斥的職業之一。感覺起來那像是種陰謀,先把你養的白白胖胖毫無求生之力之後,軟禁到死的陰謀。即使我身邊的男性友人個個都撇著嘴說:【那只是不希望老婆太辛苦。】
我想或許只是我天生沒那個大刷老公的卡的命。
[PR]
by chungichin | 2005-01-11 23:47
<< 發牢騷09 發牢騷08-選擇性記憶 >>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