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場所

一直無法決定要不要留在日本,我並沒有迷戀上這裡,但卻又覺得時間過於短暫。就算留下來也不是一輩子吧,我老是這樣回答的。

就職活動在參加完留學生的見學會就再也沒進展了,我也再也沒交出過半張履歷。實驗追得緊,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日子,不知道還能撐多久。我跟很多人說過,說過我教授的風評差,研究室的天氣隨著師母心情變化(師母是助手),但進來之後,教授要求雖高,但也挺讓人心服口服.至於師母,我倒覺得沒那麼誇張,心情好的時候還會跟你說聲早安。

不論我就不就職,我不敢留在這裡直升博士班一個最大的理由,就是在入學後教授強迫性的辭退兩位博士班的學生,加上日本畢業前沒找到工作就跟失業畫上等號的文化,這兩位學長 變成無法上學也無法就業的狀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教授會這樣做,被辭退的學長說,只因為實驗結果是負面的。被辭退的學長,老是在教授離開後出現,除了說教授的壞話,看起來並沒有特別的氣憤,要是我應該也無法原諒教授吧,就像那位幫我寫了不推薦的推薦信的老闆一樣。上個星期天,被辭的學長一樣出現在實驗室,我忙著實驗,其他還有幾位學長忙著下週的學會發表,。被辭退的學長跟往常一樣悠閒的坐在椅子上翻著雜誌,他看著下週學會的研究簡介,發現似乎有研究主題重疊的研究室恰巧同樣出席了這次的學會,而且明顯的對方進展較快。看的出來學長有點開心,他站了起來,雙手捧著雜誌扭著屁股走到負責同樣主題的學長身邊,又發表了一次他的大發現。

研究室不固定的有發表會,而在發表會結束後,即使在會上被吐槽的很嚴重,最後教授還是會加上一句「よくがんばったなぁ」,意思就是說雖然不夠完美,但你也還是盡力了。學長說,教授要求高,即使被稱讚你盡了力,也不用太開心,因為那不是真心話,因為大概沒有人可以達到教授的標準。我記得在我尚未進來這個研究室時,在教授擔任的課發表結束後,教授對我說了這一句話,我真的很開心。如果連這一點認同感都無法直率的接受,會不會太過於負面?

通常在個研究室都會貼著一張表,上面有著全員的名字,還分類著各種不同的項目,例如研究室,講義,動物舍,食事,回家等等,簡單來說就是表現著現在你的狀態。由於最近忙著學會的事情,教授也常在假日出現在學校。但教授的狀態,常常在回家後還呈現在研究室狀態的那一格,我想,大概忙到忘記了吧,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無意間聊到這個話題時,學長說著,那是故意的。宣言著我教授假日都來努力了,你門這些傢伙也給我來。學長的話一入耳,心裡就沈了下來。我不是完全相信學長的話,也不是完全不相信,是思考的方向。

我不喜歡扭曲別人想法的思考方法,不管猜測的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我就是不喜歡。有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永遠不要聽到這些話……。
[PR]
by chungichin | 2005-12-05 23:58 | 碎碎唸
<< 變本加厲 純粹牢騷。 >>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