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發牢騷( 24 )

小氣的教授(過去式?)

眼睛都要瞇上了,回家還是在我的論文奮戰。實驗還在跑,直好回家繼續革命,還沒忘記明天有發表會,花了一小時飛快看完明天的論文資料。

在這樣的時刻,每一個實驗都可能讓我的論文大翻修。教授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挑剔的毛病越來越重,嘴巴越來越苛薄。研究室雖然不窮,不過節儉本是美德,加上隨便一個藥品器具就要個日幣一兩萬以上,更別說那些看起來不起眼卻足足有十萬日幣價值的藥品的。為了要我們節儉,很多東西的使用都得一一記錄起來,這沒關係,教授嘴巴還是酸的很。教授說教的開關一啟動,古今中化,東西文化都紛紛上場擺陣,老人家最喜歡用比例法,有時候還會重複再給他講一次。好在我是留學生,遙遙頭請教授不要跟我說日本歷史。有時候眉毛一挑,隨性起來丟出一句你的資料要我怎麼相信,重傷。(好在這句話沒對我說過..)

看到教授把助手叫住訓了四十分鐘,又看到助手把其他同學叫住談了四十分鐘。胃開始抽痛,等一下一定又有人會來叫住我。本小姐台詞已經想好,我只有五分鐘聽你說。今天做的實驗注定重跑,明天還是要抱著資料去請罪。

P.S.把心情打成文字一直以來都是我的發洩管道,不過一時衝動打出來的東西太過激烈,通常都還是選擇讓文章難產。這文章雖寫著過去式,但其實現在還在為了做海報而拼命中・゚゚・(×_×)・゚゚・。
[PR]
by chungichin | 2007-03-01 02:44 | 發牢騷

燈管下的現實。

這不是啥了不起的文章。只是本小姐昨天早上起床發現家裡的唯一的光源竟然壞掉了,衰弱得宣告我不出去買燈管就要依著電視取光。偏偏昨天是宿舍的消防檢查,下午就被困在房間等消防人員來做測試。反正最近實驗都停下來,下午五點半就拎著包包溜走了。不論有沒有實驗,晚上九點前回家就是早退,這種早早退大概兩年來也頂過做過三次。

剛好夕陽西下,說實話空氣新鮮心情好。不過為了買一隻一千三的燈管,花了我七百塊的車錢加三小時的歲月。這就是人不夠可愛臉皮又不夠厚的留學生的現實,不過其實抱著那隻1.1m的燈管時,我腦子裡想著氣象報告說明天開始下雨,心裡還是很安慰的。

總而言之,我一輩子都要活在都市。
[PR]
by chungichin | 2007-02-14 01:10 | 發牢騷

Blue flying day

冷,台灣的寒流果然還是不夠看。拎著25公斤左右的行李,回日本繼續當我的神力女超人。在飛機上,我隔壁的隔壁坐個了把頭髮編成巧克力棒的外國人,膚色偏黑,不時著哼著歌曲。下飛機時,登機門未開,大家便站了起來在走道排排站。我大包小包的站在位置上,巧克力棒好心的拍拍我的肩意識我先走,出了登機門巧克力棒開始跟我攀談。巧克力拎著各吉他,他說他是個表演者,到各地表演,前一站是新加坡,巧克力打開他的手提電腦,翻出行程表,邀請我去聽他的表演。我沒有正面回應,因為我在想要怎麼講我家太遠去了會回不了家。然後我們在入境審查處分開,就這樣不了了知。我回家查了一下hotel的網站,沒有寫的很清楚,至少沒看到外國團體的表演。我還是沒膽就這樣過去,誰知道巧克力棒的來頭是啥。
[PR]
by chungichin | 2007-01-10 21:49 | 發牢騷

夜中の愚痴

変わっていく時間の中に、掴めないものばかりと感じていた。無気力な自分に嘆く。そして、変わらないモノの意味が身に染みた。
[PR]
by chungichin | 2006-06-30 02:53 | 發牢騷

累了。

累了。不過死撐著也想要更新。回來日本不到兩星期,說精準一點只有十天,可是日子走的好慢好慢,我總覺得回來已經一個月了。

七月份有碩士畢業的中間發表,還卡到我的論文發表,在這個應該要挫到飛起來的非常時期裡,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像個空殼子一樣。我以為把自己放空就可以暫時的解脫,但我的肩頭還是好重好重。

前幾天收到研究室的人的招待,在日本的mixi上開了個自己的空間。雖然不知道開寫些什麼,倒是很想知道別人在想些什麼。(所謂的mixi,就是類似blog,不同的是一定要收到別人招待的信件才能夠登錄瀏覽,而且每一次的連結都會被電腦記錄下來。)Mixi對於不會日文的人來說或許有些複雜,所以我還是想維持現在這個要更新不更新的部落格。或許,最最最重要的是,我無法在mixi空間寫出所想的一切。雖然說寫出來的東西本來就可能已經被修飾到只保留有原有想法的一半,但在研究室的人的面前,我還是無法赤裸裸的坦承一切。

總覺得,當真心話脫出口的那一刻,自己會變的很可悲。
[PR]
by chungichin | 2006-05-28 03:09 | 發牢騷

回到這裡

這裡的好處,就是一切都和往常一樣,如同我沒有抽離過這個空間一般。在這裡,我不是特別的,這是我喜歡這裡的地方。星期五的進度報告,教授興致勃勃的說著現在的研究內容讓他感到無比的興奮與期待。教授在這個研究領域算是有名氣,雖然會做研究不會做人。幾年後嚇嚇叫的成果(也許?),可惜我用不到。

感覺有點煩躁,收了東西早早回到宿舍。宿舍一樓的交誼廳又被喝醉酒的日本人佔領,酒氣滲過牆壁,那是種空氣污染。大概下星期一又會收到學生課的信,說住在一樓的學生抗議太吵。大概在過幾個星期又會收到學生課的最終警告,抗議再吵就要關閉交流廳。大概在過一兩個月,交流廳就會暫時性關閉。

日本的喝酒文化,我極度厭惡。
[PR]
by chungichin | 2006-05-20 01:11 | 發牢騷

品質のない生活

每週每週暗暗的對自己發誓要做新生活宣言,一切卻還是沒有改善。寫不出新文章,感覺上滿腦子都是垃圾。每每回到家就開始當廢人,發呆的時間越來越長,要做的事情明明堆積如山,卻還是什麼都不想做。

討厭身邊的韓國人的日子持續著。就算現在他要回去了,跟以前一樣,我討厭一個人就貫徹始終的個性還是沒改。是我的生活太糟還是他太糟我也搞不懂,總是就是跟我的個性不合。我受不了他一天固定要在座位上打頓三次,飯後固定一次加上六點左右的小頓,我搞不懂為什麼的要在那個奇妙的時間睡覺。

我無法違背自己的信念去跟他相親相愛,可是我知道他一定又準備什麼都不做的就這樣飛回韓國,外加還告訴我他還想來唸書。我知道他忘記了,即使我提醒過他保險證要交還給區公所,我告訴他別忘記了,他拿出健保證裡夾著的簡介說明說著,我讀了這個說明,不過沒寫什麼特別的,我想說不用繳回去。我抑制住脾氣,心裡大罵著王八蛋,不要跟我說你不會日文,我不是很早以前就幫你問過了,就跟你說過要繳回去了嗎。每天在msn跟朋友閒聊的時間分出半小時,上網查一下也不會嗎,在日本的韓國人多到溢出來,看不懂日文不會用韓文查嗎。

他要回去了,大家幫他做了個小冊子,上面貼著照片外加大家的留言。「You are always my best friend!」是大家真的英文不好只會這句,還是日本的習俗就是要寫這樣的違心之論。這句話在我心裡一直盪著盪著,要怎樣去相信日本人說的best friend。

我知道自己失去了寬容的心去包含一個天真爛漫的25歲的韓國人,在他離開的同時,我期許自己能回到原來的生活。至少,回復到可以到京都散步的體力。
[PR]
by chungichin | 2006-02-26 01:06 | 發牢騷

明日は雪

今年冬天日本東北雪下個不停,去趟屬日本海邊緣的金澤,也是每天飄著雪,飄到讓人心情鬱卒了起來。

我也曾經看到地上的積雪就高興的一腳踩上,還不忘來個跟殘雪的合照。前年冬天的大雪,跟學姊衝到學校,為了不讓手套弄濕,硬是脫下了手套不顧寒冷的堆起了雪人。今年第一次用青春十八前往金澤,電車越往北走天氣就越冷,下雪的範圍就越大。到了金澤果然呼呼的下起了大雪,所有的電車巴士均延遲,在那樣的風雪中,只想衝進溫暖的飯店。

不知道是疲累還是我真的無法習慣寒冷,記得去年和大家一起去滑雪時,到達的當天卻染上了流行性感冒。今年來到寒冷的金澤,還是一樣感到了身體不適。我們住宿的旅館頂樓有個附屬的溫泉,另外還開設了個小小的露天溫泉。先把身體洗乾淨,到溫泉泡個兩下,和朋友兩個人就迫不及待的想試試外頭的露天溫泉,由於溫泉設在十三樓,除了氣溫位於零下以外,風也十分的強勁。感覺上外頭的池子溫度設定稍微高了一點,把身子浸在裡頭卻是剛剛好十分舒適的溫度,但臉上的毛細孔大概全都冷到縮起來了吧。由於風勢強勁,感覺上只泡了個五分鐘就想說還是回到溫暖的室內吧。但這時候問題就發生了,由於感到稍稍的暈眩,下意識就蹲了下來,蹲下來還好,站起來可不得了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胃中的食物開始翻滾往外衝…….. 。我只能慶幸,我沒有吐在溫泉裡。

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除了有點頭暈之外,倒是一切無恙。隔天前往名列日本三大庭園之一的兼六園時,比起那著名的景色,其實我只想躲在溫暖的土產店。走在金澤的街道上,我的腳步其實很沉重,即使回到飯店身體還是暖不起來,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大衣通通套在身上外,我還拉起了棉被暖身。

回到了奈良,我想起了朝思暮想的北海道之旅 。雖然尚未實現,但到北海道和企鵝一起在動物園裡逛大街,在北海道座上船衝破冰河,那都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可是我卻開始對下雪感到絲絲恐懼。

氣象報告說,半夜奈良也將開始飄雪,可是我卻約好了明天去剪髮…。明日 雪降らないように・・・。

(祈禱明天別下雪阿….)
[PR]
by chungichin | 2006-01-07 00:19 | 發牢騷

近づく....

帰りてぇ・・・・。

c0006639_091926.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12-12 00:11 | 發牢騷

純粹牢騷。

只要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天生就不是那塊和藹可親的料。

一星期前來的韓國留學生,座位就安排在我旁邊。可是為了這星期的進度報告,實驗追的緊,椅子沒坐熱過,別說對這位新來的客人噓寒問暖,就連說個兩句話的時間都沒有。不知道是疲累還是本性,就在對他感到稍稍的歉意的同時,不滿也漸漸的累積。

當初他來到日本時,大家到機場接機,陪他到區公所辦登錄,到銀行開戶。他缺很多東西,有個車子載比較方便,又陪他去大型量販店補充日常生活用品。他說他不知道超市在哪,他說他想要運動所以要買一雙新球鞋,他說他不知道這裡這麼冷他要去買外套,他說要大家帶他去。我的疲勞累積到最高點,加上天生不具耐心,就在今天吃飯時候,衝出了原本不打算說出口的話。我說,不要說到底會不會日文,我不相信不會日文就沒辦法自己撘公車,就沒辦法自己找到超市(京都車站不到處都是金髮碧眼的外國觀光客,大家不都走的好好的)。大家溫柔的說,可能真的不會日文很不安吧。我一邊反省著說出口的真心話,一邊補充著,他太不積極了。

都25歲的碩二生了,難道就真的覺得來到異地生活只要提著行李箱過來,一切就會自動安頓好嗎。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很不滿。我們的幫忙,只是讓不會日文的他一切進行的更順利,但這些都不是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在日本需要辦登錄,需要什麼東西,如果有個萬一,他需要自己去辦理時,要怎麼去,交通手段是什麼,在我看來他完全沒放進腦袋裡過,一切一切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包括這個留學機會。

我看到他做過最積極的事情,就是在網頁上找到了在這裡就學的韓國人,辦了一次小型的聚會。他跟我說他真的太開心了,問我認不認識這裡的台灣人。星期六,實驗室裡,我只回答了一句,這裡只有我一個台灣人。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26 00:56 | 發牢騷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