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趴趴走( 44 )

鹿児島―ホームスティー

雖然有點遲了,還是放一點當初去第二個寄宿家庭的照片。

話說當時我又從喜界島坐了12個小時的船,一路搖到鹿兒島本島後,立刻被帶上車又晃了個一小時到了送別會的現場。還呈現暈船又暈車狀態的我,只記得最後大家圍成一個圈圈,所有的留學生得跟寄宿家庭一一握手道別,不過我從活動開始就在喜界島,跟大家都不認識,除了溶不進去那依依不捨的情緒裡,其實心情也有點複雜。

第二個寄宿家庭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不過還是很好心的帶我們觀光了一天。去了一個叫「神話の里公園」的地方。小圖裡是一個叫做「スーパースライダー」的設施,滑下去的那一刻應該是我那天最開心的一刻了吧。天氣很好,陽光很好,心情還是很複雜(笑)。


c0006639_1955107.jpg
c0006639_1956461.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05-08 20:06 | 趴趴走

明日香村

昨天和朋友來了個奈良觀光,由北到南跨了三分之一個奈良,來到一個叫做明日香村的地方,中午途中隨便找了一家店塡肚子,沒想到這家店每一人份的餐點都是三人份的份量,就算是稍微便宜一點的一人份,其實端出來的也是兩人份的大小(汗)。


c0006639_21222679.jpg
巨大蛋包飯,後面是拿來對比的香煙盒和打火機。


到了目的地,大家租了腳踏車跑了幾個地方,腳踏車有點破舊,實在是很難施力。白豆花小姐說明日香村聽起來很浪漫,但其實那裡不過就是鄉下。繞了幾間廟,還看了奇怪的石頭和墓碑,明日香村以觀光地盛名,街道也都還留有當時的風情。今天我沒有拍很多相片,最最令我想留住的畫面,其實是大家騎著腳踏車穿梭於小巷間的樣子,老式房子加上彎曲狹小的街道,配的剛剛好,給人感覺很恬靜很舒服,可惜當時我正一生懸命的跟上大家的腳步,遲遲沒有機會伸手拿相機留下那個片段。

c0006639_2123375.jpg
c0006639_21232981.jpg


龜石,因為造型像烏龜而出名,但是,我覺得這更像蟾蜍ㄟ。
[PR]
by chungichin | 2005-05-05 21:29 | 趴趴走

藝妓

c0006639_1750681.jpg在來到這裡前,就聽說過在京都有個藝妓的專門學校,似乎在祇園看到藝妓裝扮也不是件新鮮事。一路由円山公園往清水寺走去,也看到了兩三次的藝妓裝扮的學生,三四個人在一起,似乎其中一個是老師,一邊拍照一邊嚴肅的指導著。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試試那個裝扮……

c0006639_1752415.jpg
走在京都的巷道裡,感覺藝妓似乎比外國觀光客還來的稀奇。
[PR]
by chungichin | 2005-05-02 17:58 | 趴趴走

美御前社

c0006639_23313944.jpg

這裡是位於京都八坂神社附近的的美御前社,裡面供奉的是美容的神明。聽說除了藝妓之外,由化妝品公司來的參拜者也不少。既然都來了,我當然給他沾了兩三滴哩~


c0006639_2332148.jpg
【美容水】
お肌の健康を御守り致します。
二、三滴お肌におつけください。(飲料水ではありません)
[PR]
by chungichin | 2005-04-30 23:27 | 趴趴走

理化學研究所

c0006639_1357260.jpg

這裡是理化學研究所,花了兩個半小時,單程一千多的車錢,千里迢迢的跑到這個位在神戶港旁邊的小離島上,就是為了參觀學校裡一位教授的研究室。

整棟的研究所主要都是針對動物從胚胎開始分化的過程進行研究,當然其中包括反應機構,分化的訊息傳遞等等,有很多不同的研究。這次去參觀的研究室主要是利用雞蛋來做生物材料,把雞蛋挖個洞,在適當的條件下進行分化。光是一天的時間,就可以看到胚胎開始形成體節,透明的心臟碰碰碰的跳動。就像進入婦產科看到胎兒在母體中的成長的海報一樣,只是這次是透過雞蛋親眼看到分化的過程。不論是人還是雞還是老鼠,在受精後剛開始分化初期其實長的都差不多,只是後來基因傳遞出不同的訊息,才漸漸的形成不同的器官。

這次參觀的研究室,在我們學校是人氣很旺的研究室,基本上只有申請直升博士課程的學生才進的去。其實,我也只是去湊個熱鬧啦(笑)。

http://www.riken.go.jp/r-world/info/release/press/2004/040914/#st2
[PR]
by chungichin | 2005-04-24 14:02 | 趴趴走

喜界島-伐採

大家最關心的,應該是我去勞改的狀況吧。

這次的活動跟別的寄宿家庭的活動不一樣,為了讓你和日本人真正成為一家人,除了寄宿在日本人家裡,還要幫忙工作。工作性質每個家庭不同,我去的地方是經營製糖工廠的家庭,除了工廠的事情之外,每週還有兩天要去田裡採甘蔗。

寄宿家庭爸爸,是退休後才回到島上經營工廠的,所以這工廠也只是成立一年多的新工廠。比較穩定的工廠,大多會買機器來幫忙採收甘蔗,但因為機器實在不便宜,我所待的地方是以人力採甘蔗。不只是把長在土裡的甘蔗砍斷,還要拿起類似鐮刀之類的東西,把甘蔗的葉子還有根莖的部分清乾淨。一整天下來,總是會弄得灰頭土臉。

雖然在田裡是靠體力,但我喜歡在田裡勝於在工廠裡,在工廠的工作大多是把製好的砂糖切割,包裝等後製程序。通常一站就是一整天,工作也比較無趣。但我最喜歡把甘蔗放進機器裡攪碎的工作,看到一根一根被輾平的甘蔗,不知道為啥很有快感(笑)。現輾的甘蔗汁甜的不得了,但甜中帶苦,感覺像是老人家會喜愛的口味。

第一次到田裡採甘蔗時,大家老是警告我明天一定會肌肉酸痛,但我卻意外的健壯,一點事都沒有。倒是有一天我們去當地的小學參觀,陪小學生嘻鬧一整天後,隔天卻全身無力。(汗)

小学生!恐るべし~!

c0006639_0132893.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04-12 00:14 | 趴趴走

花見


        奈良公園の見所:
 
        満開のサクラ、欲張りの鹿、そして 大仏さまの鼻くそ・・ 

 
c0006639_08393.jpg




    追伸:サクラ:櫻花;鼻くそ:鼻屎
[PR]
by chungichin | 2005-04-10 00:10 | 趴趴走

喜界島-日本家庭


寄宿的這兩星期,讓我深深的體會到,日本男人的【亭主関白】 。

或許不是每個家庭都一樣,也不是每個日本男人都一樣。但在我所寄宿的家庭,媽媽永遠是最早起,最晚睡的人。媽媽並不是家庭主婦,夫婦倆人共經營一個工廠,不光光是工廠裡的大小事,每到甘蔗採收的日子,一樣揮汗在田裡辛苦工作。回到家爸爸先去洗澡解除一身的疲勞,媽媽卻又開始在廚房忙東忙西。到超市買食材,到田裡摘蔬果,忙的一身汗還得幫洗完澡出來的爸爸倒茶。

日本的男人,是不碰廚房事的。

即使水槽裡還有菜要洗,鍋子裡的水也在滾,日本的男人也只會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轉遙控器。雖然看到連排個碗盤都不幫忙的爸爸,心裡實在不平衡,但這兩星期的相處下來,我也發現對於媽媽來說,那是她的工作。寄宿的期間,媽媽並不願意讓我做廚房的工作,頂多也是洗菜或排碗盤等簡單的工作。看到連洗碗都沒時間的媽媽時,有時候便會幫忙洗碗,媽媽會很開心的跟我說謝謝,但就我的感覺裡,『我』可以幫忙洗碗,但『爸爸』不可以。或許並不是全部的日本人都一樣,但對於寄宿家庭的媽媽來說,那就像是她的一個重心似的,是她的責任,她的工作。

其實我第一次踏入寄宿家庭時,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家裡有點髒。家裡到處都是灰塵和沙,洗臉槽也積了很多的垢,媽媽沒時間打掃,爸爸也絕不會打掃,就變成了有點髒亂的家。兩夫婦也不太在意,我只能告訴自己,人心寬闊,做事也不拘小節的,包括打掃家裡(笑)。

爸爸唯一會做的家事就是晾衣服,有時候媽媽正在忙,看到正要把衣服拿去晾的爸爸,還會大聲的說,等下我再去晾,要爸爸別做這些家事。即使是大家聚在一起聚餐,最後也是媽媽們一邊在廚房裡忙著收拾,一邊還不忘把飯後的下酒菜端出去。

日本男人,添飯不自己添,喝茶也不自己倒。

或許日本男人的這種習性,是因為從小耳濡目染的原故,爸爸也不只一次跟我闡述,男人就是專心在外打拼,家裡的小事和和鄰居打交道是女人的事情。在我的眼裡,媽媽重禮數人面廣,說到做生意打交道,可能不遜於爸爸。

但在我回來後,和一些朋友聊起這方面的話題,我才漸漸的發現,這只是根本上文化不同造成的想法差異,真要和日本人聊起這話題,或許只會以平行線結尾。

在第二個家庭住宿時,我又看到了怎樣叫做標準的日本媳婦,但在寫下去感覺會變成綿延不絕拖拖拉拉,這話題就到此為止,有機會再『續』。

c0006639_121862.jpg

        日本的すき焼き,放進鍋裡的菜,都有他的位置,不可以混在一起喲!
[PR]
by chungichin | 2005-03-30 11:41 | 趴趴走

喜界島-受け入れ家庭様々

最後一天在機場準備登機時,看著大家熱淚滿眶的跟寄宿家庭道別,我忍不住的想,或許大家都為自己被分配到一個好家庭而感到慶幸吧。除了傳說中,因為受不了寄宿家庭的爸爸每晚喝酒,而在三天後吵著想要退出的傢伙…..

這個活動所有參加的家庭都是以義工性質來幫忙的,我們所付的錢也只是來回的交通費罷了。既然有著肯接受留學生的前提在,我相信各個家庭也應該都是親切善良的。

但就在我眼裡,這些家庭也分為兩種,一種是經驗老道的老鳥,活動參加了十幾二十年,接受過無數的留學生,一開口那下巴就抬的高高的,驕傲的不得了,顯然為自己踏出國際化的一小步而沾沾自喜。另一種或許經驗比較少,或者想法較單純,那種純粹接受留學生的心,還是令人比較開心。

這次由鹿兒島前往喜界島的,只有我和另一位泰國女生,那位泰國女生的家庭便是參加了二十年的老鳥,半夜四點在碼頭拉著寫著『YOU ARE HERE WITH US』布條,熱情的讓人手足無措。相對的我的家庭卻顯得有點羞怯,她們和我一樣是第一次,或許心裡也有著一樣的不安。但在結束後,我卻很慶幸自己被分配到這個家庭,無論是家裡的人或是工廠的員工,大家都顯得很單純開心,每天笑著上班,笑著下班。雖然另一個家庭的經驗老道,一開始在某方面會令人感到安心,但那爸爸開口閉口都是內容空洞的驕傲,令我感到無比的不自在。

由於這次回來前幾天遇到三連休,我便提早回到鹿兒島,在另外一個家庭寄宿。那個家庭不但是參加了十年的老鳥,還是活動的幹部。家裡有個剛出生三個月的小孫子,大家疼愛的不得了,只要媳婦帶著孫子回家,全家人的視線就跟著小孫子團團轉。小孩子很可愛,我也很喜歡她,只是相對的,我在這個家庭就像旅人一樣,晚上累了就在房間自己看電視,只有晚餐時間稍微交談。

第二個家庭的爸爸,只對我的電子字典有興趣,有空就要我拿出電子字典借他。最後一天他在上班前寫了一張便條給我,要我查一位鹿兒島出生的名人,說那個人在明治維新時代是有貢獻的偉人,還要我查那位名人的兒子,說他在以前對台灣治水有功。我查了查,那位名人的兒子字典上沒有登錄就算了,名人的弟弟還曾經派兵攻打台灣。這一搭,是要搭起鹿兒島和台灣友誼的橋樑,還是搭起梁子呢。(汗)

話說回來,第一個家庭的媽媽,在這段期間裡,真的把我當自己女兒一樣的照顧,讓我覺得又接受了一次回報不了的恩惠。在最後要上船離別時,天很黑,可是我看的出來她眼眶泛紅。我的思緒一度感到有點混亂,悲哀和喜悅交雜著,直到那位泰國女生的寄宿家庭的爸爸,交給了我們一條線,線的另一端,在船下由寄宿家庭的成員握著。他要我們高喊著萬歲,這一喊,把我拉回了現實。天生討厭這種形式化的偏激想法又在骨子開始作祟,那時著我,滿腦子只期待趕快開船結束這一切。

c0006639_20505558.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03-25 20:52 | 趴趴走

喜界島事情 その一

喜界島最吸引人的,應該就是那清澈的大海了,環繞著這個小島的大海,還保有著他應有的顏色。每一次漲潮退潮後,沙灘上就會留下許多的貝殼和珊瑚,寄宿家庭的媽媽說那是大海帶來的禮物,撿了一堆貝殼要我帶回去當禮物。

在這個小島上由於只有小學到高中,所以幾乎全部的年輕人都會離島求學,接著可能就留在外地就業,結婚。現在留在當地的,只剩下老人和小孩。比較令我意外的,是在這各島上有也不少的外籍新娘,大多由大陸或東南亞來。在接近機場的附近一家的由印度尼西亞人開的舞廳裡,雖然是極少數,但據說也有當地人會從中選取新娘。但不管是老夫少妻還是戀愛結婚,在這各島上,至少在我所在的部落裡,我所看到的都是幸福美滿的笑容。她們把幸福掛在嘴邊,老是互相調侃著對方相親相愛。

這裡雖然保留著淳樸的氣息,但絕不是落後,大部分的人家裡都有田,想吃的蔬果大多是從自己的庭院或田園裡採取,多的還不忘分給左鄰右舍。還會在海邊採海草煮湯,在甘蔗田旁的雜草堆裡採可以吃的野菜。有些草長的極為相像,採到一半我就分不清楚哪種類是要採的野菜了(汗) 。

我最喜歡的是這島上的人情味,不光光是對於外來者的我,而是那種每每做點心就一定連左鄰右舍的份一起做的那一份心。寄宿家庭的媽媽告訴我,這個島上有許多可以賣錢的農作物,一顆芒果賣到東京叫價要一千二,但在這裡居住大部分的人都無欲無求,或許年紀大也是因素,農作物大多只栽種可以養活自己的那部份。

つづく・・・

c0006639_12243335.jpg

[PR]
by chungichin | 2005-03-24 12:25 | 趴趴走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