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 02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發牢騷12


前幾天除夕夜,晚上跑到左宅吃飯,初一大夥又浩浩蕩蕩的晃到中華街過新年,完全呈現放假狀態的我,今天到了學校就開始有了收假憂鬱症。

就在我開心的在日本過台灣假期時,學長幫我到污水處理廠拿了實驗用的廢水回來,帶著些許愧疚的心,於是今天就很認命的跟那些廢水搏鬥。實驗很簡單,因為取回來的廢水是由各個家庭流出後未處理的廢水,所以我的工作就只是把用針筒和濾紙把廢水中的細菌過濾掉。可是濾紙沒兩下就堵塞了,偏偏濾紙又貴,只好謹記學長的諄諄教誨,很認命用著堵塞的濾紙。

話說回來,昨天拿回來的廢水約800毫升,而用針筒過濾的速度就像沒鎖緊的水龍頭,一滴一滴的流,就在我感到無語問蒼天時,說時遲那時快,手一滑,廢水就硬生生飛濺到我臉上。不幸中的大幸,我沒有張開嘴巴。

下週一,研究室的人又要去取廢水,這次我就逃不掉了。我在日本的第一個情人節,將會在污水處理廠渡過。
[PR]
by chungichin | 2005-02-11 11:47

發牢騷11


我跟學姊說我很不會寫遊記,即使我很想用文字留下一點當時的記憶,可是我就是寫不太出來.但是我很喜歡照相,買了相機後,電腦裡著照片在短短的半年內爆增。一方面是這半年出去玩的機會是前半年的好幾倍,一方面是很想為自己的生活多留下點痕跡。

照片其實一直都忠實的記錄著生活,每次看照片,都會有一種物換星移的感覺。時間的流沙不停的往前堆進,相遇,離別,再相遇,再離別。

有時候感覺,記憶是真的會褪色的,很久很久以後,再看照片裡笑的開心的自己,卻再也回不去當時的心情。我覺得文字也是相同的,滿腔熱血寫下的長篇感言,現在在翻出來看,卻只能微微回想起,曾經,是真有那一個瘋狂的自己。

就算是如此,我想還是努力寫下一點東西好了。
[PR]
by chungichin | 2005-02-07 12:54 | 發牢騷

野口さん


野口是去年七月才剛進研究室的助手,由於七月開始準備考試之後我就不太去學校了,所以一直到十月的大掃除才又見到面。來了半年也稍稍摸清楚日本人的個性,於是那天中午休息時便主動邀野口一起吃午飯。

野口跟我年紀差不多,大學畢業後就開始擔任研究室技術員的工作,在進入研究室之前,她就已經在東工大擔任技術員,今年七月只不過換個研究室罷了。技術員的工作性質有點像是半個公務員,除了幫忙實驗之外,借書等等行政的雜事也得一起做,包括研究室的調配也不是自己決定的。

對野口的第一印象是個文靜不多話的女孩子,聲音很小,低沉且略帶點沙啞。我會主動找野口吃飯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即使野口不像我一樣有著語言或文化障礙,她依然是獨來獨往,沉默寡言。我很好奇的直接問野口跟研究室的人相處如何,她只是淡淡的說都不太熟。野口對我說,她原本也是住在中央林間,但她討厭住在中央林間假日也會碰到學校的人,於是便搬到較遠的地方去了。

這就是我叫她野口的原因。野口不是她的本名,野口來自櫻桃小丸子裡,是小丸子的同班同學,她老是從大家的背後出現,並且「クックックッ」的竊笑著。野口感覺並不想和研究室的人牽涉太深的關係,到現在她仍舊是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工作,每天五點一過,便悄悄的消失在研究室裡。只有一次,我在食堂旁遇到了和朋友在一起的野口,那天野口的臉上,有著平常沒有的笑容。

今天剛好是碩士班的發表練習,整整持續了四個半小時才結束。中間休息時間野口很難得的開口和我聊了兩句,『今天很冷跟meeting很長』(笑) 。

野口的笑容依然淺淺的,就跟小丸子裡的野口一模一樣。
[PR]
by chungichin | 2005-02-04 00:09 | 人物特写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