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 11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純粹牢騷。

只要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天生就不是那塊和藹可親的料。

一星期前來的韓國留學生,座位就安排在我旁邊。可是為了這星期的進度報告,實驗追的緊,椅子沒坐熱過,別說對這位新來的客人噓寒問暖,就連說個兩句話的時間都沒有。不知道是疲累還是本性,就在對他感到稍稍的歉意的同時,不滿也漸漸的累積。

當初他來到日本時,大家到機場接機,陪他到區公所辦登錄,到銀行開戶。他缺很多東西,有個車子載比較方便,又陪他去大型量販店補充日常生活用品。他說他不知道超市在哪,他說他想要運動所以要買一雙新球鞋,他說他不知道這裡這麼冷他要去買外套,他說要大家帶他去。我的疲勞累積到最高點,加上天生不具耐心,就在今天吃飯時候,衝出了原本不打算說出口的話。我說,不要說到底會不會日文,我不相信不會日文就沒辦法自己撘公車,就沒辦法自己找到超市(京都車站不到處都是金髮碧眼的外國觀光客,大家不都走的好好的)。大家溫柔的說,可能真的不會日文很不安吧。我一邊反省著說出口的真心話,一邊補充著,他太不積極了。

都25歲的碩二生了,難道就真的覺得來到異地生活只要提著行李箱過來,一切就會自動安頓好嗎。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很不滿。我們的幫忙,只是讓不會日文的他一切進行的更順利,但這些都不是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在日本需要辦登錄,需要什麼東西,如果有個萬一,他需要自己去辦理時,要怎麼去,交通手段是什麼,在我看來他完全沒放進腦袋裡過,一切一切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包括這個留學機會。

我看到他做過最積極的事情,就是在網頁上找到了在這裡就學的韓國人,辦了一次小型的聚會。他跟我說他真的太開心了,問我認不認識這裡的台灣人。星期六,實驗室裡,我只回答了一句,這裡只有我一個台灣人。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26 00:56 | 發牢騷

回禮

我常常覺得,你是我這裡唯一的讀者,即使我都一直沒更新(笑)。

最近來了個留學生,為了他忙的團團轉,連續兩天都近兩點才結束實驗。不過還好,這裡的人真的都對他很親切,星期五晚上還為他辦了個小型party,每次研究室聚會都會有個代表性食物當主題,也不是刻意的,但我很喜歡這樣,至少這研究室的人,沒有動不動就喝酒。

可是我開溜了,因為我累爆了,雖然我很想吃那天晚上的起司火鍋。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說每當我打開你的網誌,看到那句東京等等我,就覺得感觸很深。我的感觸不是因為或許一年後的我,也會想著日本等等我。而是那句“東京”。

東京是個誘人的城市,但我對於回到東京有著深深的恐懼。我曾經覺得自己很可悲,那時我在東京。我曾經厭惡一整天在研究室都不開口的自己,那時我在東京。我曾經踏進學校就開始想哭,那時我在東京。如果前半年沒有宿舍的朋友,後半年沒有你們,其實我不知道我會怎樣(雖然我覺得人總會自己找到出口)。真的,有人可以齊聲說著,對阿!日本人真畸型,很痛快。以前,我們常常在msn上討論著日本,說著為了避免尷尬躲在廁所的日子(笑)。我真的覺得你很厲害,你很努力讓大家去接受你,而且你也做到了。如果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突不破的關卡,那我的或許就是那種努力。我固執的覺得,努力得來的,不算是真正的朋友。我並不是說交朋友不用付出任何心力,但不是戰戰兢兢的努力交朋友。去年的我,不敢缺席任何研究室的聚會,因為原本就很遠的距離會更遠,哪怕日本人的親切就像灰姑娘的南瓜馬車一樣,總是過了午夜十二點就會恢復原狀。但我還是擠出笑臉出席了,即使那違反了我的信念。

雖然我是這樣的厭惡東京,但在你的回憶中,她是美好的,那就夠了。其實我總覺得不好意思,你好心給我當第一讀者,可是我常常都已經腦子打結了。以前只要超過半夜十二點,你就會從暗處浮上來。現在就算在怎樣期待也不會有你的影子,而我大概也在一邊做著實驗一邊盤算著幾點可以回家。

現在,即使我知道你不會每天上網,我還是會每天打開你的網頁。所以,千萬別棄這裡而去阿(笑)。

以上。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20 02:05 | 碎碎唸

企業說明會

今天打開了第一砲,參加了企業說明會。
這是為留學生舉辦的企業說明會,由日清食品和神戶製鐵兩大公司參與。

c0006639_23554242.jpg其實這次活動主要的目的是提供給我們一些資訊,聽聽企業方面的意見,雖然這兩家公司都跟我的專業無關,但也是個難得的機會就報名了。早上五點半起床,八點半趕到大阪集合,第一站先前往日清的泡麵發明博物館。泡麵是由日清發源的,到了那邊先是昏昏沉沉的人事部說明會,接著發給一人一個泡麵杯,讓我們製作my cup~!先在杯子上塗鴉,接著選擇自己想要加入的料,再來密封,包裝,過程大概也只不過三分鐘,還沒吃不知道自己調成什麼味道就是了(楽しみにしとくわぁ~)


再來一路又趕到神戶的製鐵工廠,先草草吃了便當,接著公司介紹,錄影帶放映,再來每人發放工作服,安全帽,和護目鏡。巴士又一路把我們帶到了炎熱的製鐵工廠,但這時候我的睡意到達最高點(昏)。神戶製鐵算是規模不大的製鐵公司,因為緊連著住宅區,公司特別強調作業安全。那裡生產一些汽車零件,還有支撐跨海大橋的那種細細的鋼鐵等等,雖然不太懂,不過還是覺得很厲害。因為自己本業是化工,所以其實這些專業聽起來不太遙遠。但今天參加的50來個留學生中,理工系專攻的不過五六個而已,跟在日清的說明會相比,相對的大家就顯得有點事不關己。

今天因為巴士移動時間長,為了紓解連日的疲勞,感覺真的是逮到機會爆睡了一整天(笑)。泡麵博物館有點偏僻,自己應該會懶的去,神戶製鐵工廠更是不用說,大概一生一次的機會吧。回家後打開信箱,生平寄出去的第一封エントリシート沒通過,(エントリシート是日本人就職的第一步,通常都是用網路報名,簡單填個研究計畫跟志願,但通不過這關,別說面試了,面試前的說明會都去不了。)就在電腦前面,我回想起今天出來說明的新入留學生社員,他說他一開始投了五十幾家,但那時一家也沒中。日本的就職遠比台灣機車又繁雜,突然覺得,語言不是個武器,秤秤自己,我不知道自己還剩下什麼。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10 23:59 | 趴趴走

教授的blog

這是前兩天來教課的教授所開設的blog, 更新了些關於奈良先端和上課的感想。
http://mitsuhiro.exblog.jp/

至於我的感想呢……。
雖然最近實在很累,但既然都來學習了,睡掉也挺浪費的,所以我會拼命灌咖啡讓自己保持清醒。但說真的,這門課有點無聊。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我們本系的學生還有情報系的學生一起來聽課,可能因為這樣所以內容較淺。教授閒話多,但我搞不清楚笑點在哪。實際上笑的也只有情報的學生,可能跟專門有關,說真的我聽不太懂。

因為寫了些學校有關的文章,也難得就放上來了,但不好意思用TRACKBACK,所以直接貼網址。這兩天連上去的話,應該還是相關的文章。下禮拜也還有這位教授的課,或許還會有什麼特別的更新吧。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09 20:04

醫療現場

前幾天看了NHK的醫療現場介紹的食道癌手術報導。

對我來說,食道癌感覺很遠,印象中不是那樣的常聽到。但是食道下連接著胃部,周圍除了心臟肺部之外,還有我們發聲跟吞嚥等重要的反射神經,最外面還架了各肋骨。以往食道癌的手術非得要開胸破腹不可,實質是高難度性的手術。

早期的食道癌只要把內視鏡深入食道摘取癌細胞即可,但當癌細胞擴散到一定的程度,原則上得先把肋骨折斷,切開連結的肌肉方便進行手術,且併發症的發生機率亦高達百分之75。但在昨天看的節目裡所介紹的手術法,只要將身體開兩個洞即可。一個是放入高度的內視鏡,一個則是手術用。透過內視鏡的高度解析畫面,可以直接在人體內進行拆除食道手術而不需要開胸破腹, 而在食道切除後,便從其中一個小孔引出食道,再將胃部拉高和食道進行縫合手術即可。

實際上的手術比我敘述的繁雜,但據說跟以前的手術方法相比,傷口大大的縮小,手術後的疼痛也減輕,病人復原的也快速。那醫生揮著那令人驕傲的內視鏡說著進行內視鏡手術後死亡率降低為0%,我在電視機前真想幫他拍拍手。

後記:
我總想著,會寫下這樣毫無情趣的內容的大概就只有我吧。生不出愛情小說,也生不出多采多姿的生活,每一天結束實驗回到家時,日期總是又換了一天。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08 18:50

老鼠組。

近一兩個月沒去看那些白白肥肥的實驗兔子了,因為我現在又換成了老鼠組。兔子由於過於肥大,一隻剛剛好卡在一個大籠子裡,數量也不多。老鼠就不一樣了,籠子分為大中小三種,大一點的一籠有個六七隻,一進入動物舍,我們就不停的重複一樣的動作,抓起老鼠的尾巴,丟到另一個箱子,再抓起另一隻,再丟到另一個箱子,再抓…….。

患了癌症的老鼠,外表上就看的出來病態,而健康的老鼠就不一樣了,活碰亂跳的只會干擾作業進度。由於實驗需要老鼠的尾巴(可能是採血之類的,我不太了解)所以老鼠的尾巴會越來越短。每抓起那短短的尾巴,老鼠就四肢張開跟倒掛的蝙蝠沒兩樣,倒是不會像兔子一樣張牙舞爪,硬生生的扯破你兩層手套。但後續的處理,老鼠就比兔子累多了。不過再寫下去,一定會被大家碎碎唸說太噁心不宜刊登,所以我只能總結說,好臭。

這裡星期又得進去幫他們換窩了,每到那一天大家都會記得要穿一件爛一點的衣服進去。出來後,還會嗅嗅自己,看看有沒有「老鼠味」。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06 00:54

welcome to Japan

鏘鏘鏘!本研究室即將來一位短期的韓國留學生。

因為只有我有留學經驗(廢話)等等不成理由的理由下,我變成了那留學生的tutor。對方是個男生,或許跟大家一起抽個兩包煙,喝下兩杯酒就變成好哥們,但是回想起自己剛來到日本時受到的冷淡對應,還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要大家記得帶他去吃飯。雖然如此,我看著現在身邊這群夥伴,還是心滿意足的對他們說,我覺得這裡的日本人沒問題啦~~!在我心裡的深處,或許或許,是很羨慕這位即將來到的留學生的,他踏入的,將是一個溫暖的地方。

說不定到時候,大夥還會浩浩蕩蕩的開車去接機。每當一個人穿梭在機場,我總感覺一切都空盪盪的,雖然那樣的寂寞幾乎穿透了我,但到現在我依然記得,回去的那天,我像平常一樣按了七樓回到了研究室,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剎那,那一聲「お帰り」。
[PR]
by chungichin | 2005-11-05 23:19



期間限定
by chungichin

カテゴリ

全体
發牢騷
趴趴走
碎碎唸
人物特写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